女性生活

“蛇蝎美人”劳荣枝:庭审时选择性失忆?1照片让她惊声尖叫

发布日期:2022-01-15 05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1月28日,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回顾了劳荣枝一案,在此案的审理过程中,检方依法快捕快诉,驳斥了劳荣枝的“自我美化”和无力辩解,对办理重大疑难案件具有借鉴意义。

  二十多年前的劳荣枝是家里的“乖乖女”,笑起来文静又腼腆,不出意外的话,教师大概是她的毕生追求。但从遇到法子英的那一刻开始,她的人生就被贴上了“女魔头”的标签。

  19岁的劳荣枝与法子英相识于一场婚礼,两人很快陷入热恋。法子英身上的“痞气”,对当时天真的劳荣枝来说,是一种致命的吸引力。不久后,劳荣枝不顾家人反对,坚决辞掉工作,与法子英一起“亡命天涯”。

  1996年到1999年,短短三年中,劳荣枝与法子英在江苏、浙江等多地犯案,先后杀害7人。

  南昌灭门案是他们做的第一起案子,就连被害人熊启义的3岁女儿也没能放过,而这一切仅仅因为,熊启义看起来很有钱。

  1999年夏天,法、劳二人逃到合肥,两人因多次犯案被通缉,已经穷途末路。

  那段时间,劳荣枝在坐台时结识了商人殷建华,并将他诱骗到出租屋,囚禁在法子英准备好的铁笼中。为了逼迫殷建华交出钱财,法子英将无辜的小木匠陆中明骗至家中,当着殷建华的面将他杀害。

  1999年7月底,法子英被捕,劳荣枝潜逃。警方赶到出租屋发现,殷建华早已死亡,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。

  同年12月28日,法子英被判处死刑。劳荣枝后来称,看到法子英被枪毙心里很高兴,觉得是为民除害了。

  2019年11月,劳荣枝在厦门被警方抓获。被捕时,她也并未表现出惊慌,反而露出了一个略显妩媚的微笑。

  2020年12月21日至22日,劳荣枝绑架杀人案开庭审理。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,劳荣枝当即表示不认可自己的罪状,她称自己是受了法子英的胁迫,才去坐台当“诱饵”,并不存在合谋杀人。

  在庭审质证环节,劳荣枝看到当年案发现场的照片时,尖叫着说:“很吓人,这个现场很吓人。”法警要求她指认时,她也只说:“我不记得了”,或干脆把头扭到一边。

  劳荣枝却能清晰地回忆起1996年以前,与法子英在常州居住地的位置。对此她的解释是,自己内心太害怕了,无法记起那些案件的细节,也不承认自己杀了人。

  对此,被害者家属表示不能接受,熊启义家属愤怒地说:“3条生命,我只要她血债血偿!”

  劳荣枝在庭上不停用纸巾擦泪,她称,自己对法子英爱恨交加,如果不是因为他,自己原本会有一个美好的人生。

  她反复强调,犯案时她才21岁,还年轻,做出那些事是一时糊涂,她只是想活下去。但公诉人对此反问:“被你们害死的人哪个不年轻呢?”

  在陈述殷建华案时,劳荣枝辩解称,法子英杀小木匠的时候,她在卧室里,并不知情。但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,劳荣枝口中的卧室离小木匠被害地只有3.1米。

  劳荣枝的辩解在受害者家属听来显得格外刺耳,小木匠陆中明的妻子崩溃质问:“你的心是肉长的吗?”

  最后的陈述阶段,劳荣枝表示,在逃亡期间,她总是睡不安稳,内心饱受煎熬,所以她尽量善待自己身边的人,做一些“与人为善”的事。她称:“你可以说我不优秀,但不能说我不善良。”对于自己的相貌,她也毫不避讳地称:“走到哪里,都有人说我是知性美……”

  律师周兆成透露,劳荣枝在厦门交的男朋友称,劳荣枝虽然节俭,却生活得很有品味,穿衣打扮非常讲究,是一个“淑女”。她还喜欢养狗,闲暇之时还学了画画和小提琴。

  相比之下,小木匠的妻子却要独自抚养3个孩子,还要照顾失明的婆婆,至今还欠着几十万的外债。多年来,她靠干农活、做保洁支撑家庭,最困难的时候,家里吃一口咸菜都奢侈。二十年来,他们始终生活在悲痛和阴霾中,总算盼到了劳荣枝落网。

  对于受害者家属来说,只有严惩凶手,才足以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,他们心里的石头才能真正放下。

  对于劳荣枝来说,再多的辩解在证据面前都是苍白的,等待她的将是法律公平公正的制裁。